省部级领导出售“书法作品”被查变相敛财也属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1-17 04:37

  喜欢书法、美术、文学等艺术,原本可以陶冶情操,提高修养,愉悦身心。一个人在书法、美术方面颇有造诣,会受到许多人的称赞。古往今来,那些书法大家、美术大师、文学巨匠,之所以能够百世流芳,被后人铭记和称道,原因就在于此。不过,那些猪鼻子里插大葱——装象(像)的,附庸风雅装点门面的就另当别论了。因为“那班盐商明明是咸腌货色,却偏要附庸风雅”,让领导们题字作画,以此抬高身价。

  最近,有一个到处“出售”书法作品的省部级干部,就被纪检监察机关查处了,他就是河南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靳绥东。

  据人民网的消息,就在大年三十的前一天,也就是2月3日上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通报说: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河南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靳绥东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审查调查。几乎与所有落马的贪官一样,靳绥东除了 “理想信念丧失,毫无党性原则,将公权力沦为谋取个人私利的工具,大肆收钱敛财;违背组织原则,长期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职务晋升、工作调动和录用提供帮助并收受财物,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收受礼金,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向私营企业主借车供其家属长期无偿使用;道德败坏,搞权色、钱色交易”以外,从中纪委的通报中,我们还发现靳绥东有“高价出售本人书法作品”的行为,这在以往落马的贪官中比较少见。虽然中纪委国家监委在通报中,并没有明确指出靳绥东是如何高价出售自己的所谓“书法作品”的,卖给了什么人,卖了多少钱等。但是,靳绥东利用出售自己的所谓“书法作品”,达到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违法犯罪行为却是毫无疑问的。

  说到落马贪官敛财的手段,可以说是五花八门。这些落马领导干工作不积极,捞钱的本事那可是十分了得,巧取豪夺的手段之多、之奇,真的让精明的生意人都望尘莫及。为了掩人耳目,好多贪官采用 “曲线救国”的套路,就像靳绥东这样以卖自己的书法作品,进而达到敛财的目的。靳绥东的书法到底怎么样,我在百度一搜,发现靳绥东在百度图片库里,还真的是以当代书法家自居的。其中,还有一些他的书法作品,他在百度百科的介绍里除了行政职务,还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安阳市书法协会名誉主席。靳绥东的简历上这样介绍,山东曲阜市人,自幼酷爱书法,学习、工作之余常挥毫习书,擅长行草和甲骨文,其行草铁画银钩,刚健雄劲而富有魄力。

  我从来不研究书法,也不好妄加评判。但是,在中国当代知名书法家中,绝对没有他的份儿。他的书法作品,之所以能卖高价,估计与他的官职和手中的权力有关。那些希望通过他的影响和帮助谋取好处的人,才会不惜花重金来购买他的所谓书法作品。就像三国演义中的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双方各取所需,各自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湖南省郴州市被查处的原市委书记李大伦,在位时也是 以书法家敛财的。他也曾经出过两本书,一本是《大伦书法作品集》,定价418元;一本是《岁月如诗》,定价35元。没人买,就利用职权向当地党政机关强行摊派,几年下来,李大伦的书就“挣”了3000多万元。这样的做法,看起来是你情我愿,实际上是在利用公权力为自己谋取私利,这样的行为当然是党纪国法不能允许的。当然了,靳绥东、李大伦这样的官员所犯的罪行有很多,高价出售自己的书法作品只是其中之一。

  而类似的现象在我们的周围还有不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领导干部的书法、美术、文学作品开始在特定的范围内“走俏”。通过这样的方式,领导们达到了敛财的目的,购买其作品的人也得到了想得到的东西,双方皆大欢喜。但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一旦这样的官员因违法违纪落马,原本千金难求的书法作品便一文不值了。例如,原河南省郑州市委书记王有杰,在任时有人评估其书法作品为每平方尺上千元,王有杰被查处落马后,某拍卖行曾通过网络拍卖一幅他的书法作品,起拍价仅30元也无人问津。原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在位时四处高价题字,不少人趋之若鹜。胡长清落马被判死刑后,他题写的字被那些买家彻底铲除,不留一丝痕迹。人民网在评论靳绥东时指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兴趣和爱好,高雅的爱好可以陶冶情操,积极向上的生活,官员也不例外。但如果把雅好当代金券,借此生财,则是权力溢价,是借他人之手把公款据为己有。这样的评论真的是说到了问题的根本。那些喜欢附庸风雅,自以为是的领导,真的该清醒一下了。自己到底是半斤还是八两,自己的心里最清楚。与其不务正业到头来丢人现眼,自取其辱,还不如摆正心态,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