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油画家邓家驹:油画要表现出画家内心的激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0-09 13:18

  一九三五年生。江西黎川人。1951年在《江西画报》任创作员。196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吴作人画室。任教于天津河北艺术师范学院。1970年调入红太阳展览馆(后为天津历史博物馆,现为天津博物馆),1985年调入天津画院。1999年退休。曾任天津画院副院长,一级美术师,现任天津美协副主席。终身享受国家特殊津贴。重要作品有:《开学第一天》(1960年毕业作品,受到美术界瞩目,为北京美术家协会收藏)、《红军万岁》《建设山区的人们》《太行秋》《和平解放北平》(参与创作)《

  [天津美术网]:看您的画不管是古代该是现代都是以史料为依据的,也就是说以写实为主,但是油画一直在发展,也出现了像印象派、野兽派这样表现画家主观思想的一些流派,您一直没有考虑过转变吗?

  [邓家驹]:这个问题不只是我,相当多的一部分油画家都要考虑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具体讲就是倒台之后,这样的问题提到了日程上来了。我是中央美院50年代进校的学生,基本上是在徐悲鸿教育体系下成长起来的,徐悲鸿就是个写实主义者。我们又年轻,崭新的社会崭新的面貌摆在我们面前,尤其像我之前提到的不管是《查波罗什人写信给苏丹王》也好,还是《九级浪》也好,这些都是很打动我的,都是写实主义作品。这个东西很奇怪,即使是不画画的人,他们也都会看的,如果了解查波罗什人写信给苏丹王这个故事的话更觉得要看看了。这些就是表现手法上的魅力,也是我们要学习的。以前画一些历史画,都是写实的,比如我们画井冈山,刀就是刀,枪就是枪,这又和国家的政治宣传密切的联系到了一起。写实主义在民族当中也形成了一种习惯,我们到农村去画画,老大爷老大娘经常也说:“我看这个画画的很像,你画的像,他画的不像!”他们也有一种自己的评价。那么为什么我们油画家有矛盾,为什么这个时代中包括理论在内提出来一些写实以外的观点。这涉及到了我们美术这个专业自身的特点,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它以什么为重点?美术的写实一般是因循历史或是文学。但是一些理论家认为我们要强调艺术的本身,要追问油画、绘画本身是什么样子的。油画是架上绘画,也就是在画架子上画的,以前画不是,《最后的晚餐》是在墙上画的,那么架上绘画应该说是一场革命。写实的东西经过漫长的岁月,经过欧洲工业的蓬勃发展,时代在变化,科技在革命,不能不进一步的展现一些画家对变革后的现实的认识,虽然这些认识是崭新的、片段的、碰撞的,但是这些必定是触及到你了,所以西方出现了一些画家对大自然展开胸怀,表现大自然。印象派就属于现代绘画的发展,印象派的最大贡献是解决了光与色的问题。印象派看来我这个杯子放在这里,由冷光、热光黑白等等组成,我们中国画就不是啦,这个杯子放在这就是由几根线组成的,它就不存在这个光线从哪来。印象派的贡献是它承认光是有冷暖的。

  我举一个例子,大学一年级冬天的时候,我们下乡到农村雪很厚,过年不回家都在农村住的,早上起来之后,我们几个同学穿上厚棉衣,到雪地里面去写生去。雪在地上,阳光照下去一片白茫茫的,树杆经过太阳一照,影子都倒在雪地上,一条一条都是深蓝色的,从这个时候,我就认识到印象派解决光的冷暖的这个问题。这个情况下看到的影子不再是黑色的了,它是一条深蓝色的。如果不带主观的认定,你会认为雪里面是有颜色的,那很自然的你在画雪的时候受光的地方你会加一些暖颜色,橙色、黄色。有了这些暖颜色,树影子再画过去就更亮了,那种深蓝就阴凉阴凉的,它再不是我们平时画的地上的乌突突的黑影子了。黑影子虽然也是影子,但是体现的不是冷暖之间的关系的。所以马奈、莫奈他们承认物体是冷暖光的构成,这个是一个大革命。最初是一个叫莫奈的画家画了一幅《印象•日出》,巴黎的早晨很多船在那里有桅杆,因为有雾所以太阳朦朦胧胧的。在这以前很多画家就要求他画的很真实,桅杆就是直的,要交代清楚。当时在法国也引起了一番大争论,很多年轻的画家,面向生活的画家就是认为莫奈那个好。但是我认为马奈、莫奈还是在写实的大圈子里解决了光和色的问题。但是现代派不光是解决了光色我就满足了,首先就要解决油画究竟是要表现什么,所以也是我刚刚讲到的大工业的发展就触动了人了,要求表现出画家内心的激动,对客观事物的感受以及画家的认识,画家的独立人格,独立视野。所以这些现代派的画家,就不受一个历史事件的约束,再不像列宾一样画《查波罗什人写信给苏丹王》。梵高就是这样的,画我的感受,画稻田,眼睛都睁不开的强烈的颜色。但是确实是这样的,我们过去同学之间都会聊天的,聊到自己看见的风景,有人就说看到的稻田确实是像梵高画的稻田一样金灿灿的睁不开眼睛,这就是画家独立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