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插画师生存现状:没有行业规范只有以强凌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9-27 12:50

  今年初,鸟先森选择离开北京前往上海,加入了韩寒ONE团队,自此,他结束了三年自由职业插画师的生活。“还是进公司了,这对他来说肯定是人生的一个转变。”插画师马玉对新京报记者感叹。

  作为国内职业插画师中的佼佼者,鸟先森的作品颇受很多刊物的青睐,他和多家杂志社及出版社都建立了长期关系,同时也会给一些大型商业品牌进行创作。

  鸟先森在插画行业的经历及最近的“转变”,其实也从侧面反映出了中国插画行业的一些普遍问题,通过对一系列插画师的采访,我们可以总结出下列关键词——骗画、低价、拖欠稿费等等,在目前的中国,对于插画师这个新兴行业来说,我们看到的是各种乱象纷纭:大众审美的滞后、市场畸形的发展、行业的粗糙无序……

  还在学生时代,鸟先森已经开始进入插画行业。大二时,他曾与当年明月合作,负责创作《明朝那些事儿图文版》里面的三百多幅黑白插画。次年,他又与另外一家出版社合作出版了一本儿童绘本。毕业后,鸟先森继续创作插画,起初因为工作量大,收入还不错,但与此同时,低价、拖欠稿费的问题慢慢也突显出来。

  “我曾被出版社拖欠稿费拖到愤怒,到最后我写邮件威胁他们,再不结账就会发微博,这时候自媒体会显得重要起来。”鸟先森对记者说,“采取这种方式很无奈且心酸,独立插画师通过法律维护权益成本又太高……”

  数年过去,插画行业的环境发生了积极变化,“一些原创品牌和本土商家开始有了版权意识,也明白插画对于商品附加值的提升作用”。不过,出版社、杂志社等机构运作缓慢,“对新变化感觉不如商家敏锐”,有时一幅插画价格仍然低至几十元,拖欠稿费等问题也不断发生。记者打开“插画中国”网站,其中痛陈个人遭遇的帖子层出不穷,标题含有“拿到稿子后玩失踪”、“骗稿不给稿费”等字样。网上还流传着一份“插画漫画业内黑名册”,上榜理由包括拖欠稿费、拒付稿费、没信用等。

  此外,插画师还会被要求试稿,合作方有时会同时找数名插画师来画一个主题,对于未被采纳的作品,基本上都不付报酬。“试稿绝大多数不会给稿费。”插画师卜力道。

  即便如此,鸟先森对插画师这一职业仍然心怀荣誉感,“虽然插画有其局限性,但仍是一个有无限可能性,值得投入其中的职业。”他说道。在鸟先森眼中,职业插画师本质是以绘画为设计语言的设计师,但又不同于设计师,得同时兼顾设计的服务意识与绘画的独立精神。“好的插画师总会在市场需求与自我表达上不断寻找新的平衡点。”

  今年,记者陆续采访过近十位国内插画师,几乎每个人都感叹了生存之艰难,“仅仅依靠插画不大能继续发展下去”。在这种情况下,插画往往成为一个谋生工具,卜力就直言“只能把它当作一个赚钱的工作”。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插画师丧失了艺术追求,理想可能在别处——设计、漫画、动画或是动漫。

  在插画师岳明看来,插画行业让人很心碎,理由主要是受众审美没有改变,插画价格较低。因此,插画只是她的一份工作,因为相对于画漫画,更容易生存。“画漫画不那么容易生存,这是第一点。另外,我想把更多私人的东西,投入到漫画里面来。”岳明对记者表示,漫画在她这里属于“纯创作”。她从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专业毕业,在插画、动画、漫画三个领域均有涉猎,正准备去日本留学。

  除了能提供经济支持,插画师左马还能从插画行业获得精神鼓励,“我在画漫画上得到的鼓励特别特别少,而画插画,杂志编辑能给我很大的鼓励,让我觉得这样的创作路子是对的,这会影响我。”经由这种努力,他实现了某种平衡——用插画来谋生,用漫画来“做梦”。

  这样一来,插画在很多插画师的眼中大多成为了谋生工具,而不是艺术理想的追求目标,或个人自由创作的载体。在鸟先森看来,这只是个人的选择,“都值得尊重”。“我并不觉得这两者有本质的冲突。画得好,以此获得一个好生活,把感受到的美创造出来,传达给他人,这正是插画师要做的事情。”

  不过,当创作与现实发生冲突,比如“自己的审美理想与受众有所出入”,鸟先森称自己会抛弃之前的受众,继续往前,“人需要成长,就需要换衣服。”在采访里,“审美”是插画师们重复提到的一个关键词,很多插画师都认为编辑和大众的审美意识滞后,既对“超前”插画作品形成挤压,又影响了行业环境与市场发展。

  “与插画师相连接最紧密的是编辑的审美。这一点很要命的是,国内基本上所有的编辑都是文科专业出身,除了小学初中上过美术课,大部分编辑的美术教育是缺失的,当然这不仅仅限于编辑行业。若编辑在大学或者毕业后没有意识对审美进行培养,拓展眼界和思维,那么他自以为的审美往往流于大众,没有独立判断能力。”对话插画师时,鸟先森解释道。

  “很多出版社明明有出版预算,把书廉价批发给渠道商层层割肉它们不吭一声,但往往把风险转嫁给抗风险能力最弱的作者身上。有钱也不给作者付稿费,一些编辑责任心不够,只等作者催账,催到翻脸。”在鸟先森眼中,这是当下插画行业生态的一部分。事实上,整个社会版权意识薄弱,审美意识滞后,行业生态还没有真正建立起来。其恶果便是,“没有行业规范,便只有以强凌弱”,鸟先森道。

  当然,面对现实,插画师们也会抱团取暖。在北京,左马、岳明、卜力等有时会约着去一个名叫鼹书的书店,在那里交流、作画。他们还会独立出版自己的作品,放在鼹书售卖。“虽然赚钱很慢,但你画的是自己想画的,还挺好玩。”卜力说道。

  对于插画行业的乱象与困境,鸟先森则认为利益可以推动一切,也会团结一切。“商家在追求利益最大化,如果依旧粗制滥造,不注重设计和审美,必然会遇到市场瓶颈。而人对美的追求是根深蒂固的天性,人在对美的选择上会引导市场。”因此,他呼吁,插画师在创作作品的同时,也要积极维护自身的权益,“哪怕一丝一毫”。

  有业内人士认为,要解决插画行业的困境,最好能建立一个产业链,把插画、设计、动画、漫画、动漫都包括进来,协调发展。当记者抛出这个问题时,鸟先森反问:“说这话的人是政府领导吗?”

  鸟先森认为,插画、动画、漫画、纯绘画等看起来都是画,但细分发现,市场取向和创作方式既有联系又差异明显,笼统一句话“建立产业链”是空中楼阁。“还不如先从实实在在的事情做起,比如提供低租金的创作空间,组织国内外交流活动,解决稿酬个税800元起征点的问题,给文化从业者一点实实在在的尊严。”

  如今,鸟先森在韩寒ONE团队中担任艺术编辑,虽然工作内容已发生变化,但核心如一。“我希望在这个平台能实现一些想法,把美的东西通过更贴近生活的方式传达给他人。”

  习访问新西兰李克强谈互联网超大城市72家央企薪酬改革户籍制度改革梁滨被秘密带走农村土地流转向华胜病逝7天无理由退货立法奥巴马推移民改革光头男劫持公交2014世界互联网大会蓬莱校车事故对外出资680亿美元香港旺角清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