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官有先生书法作品欣赏:清风才出袖 明月已入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8-04 17:37

  仇官有,1962年生,中国书协会会员、山西省书协理事、山西书法院研究员。书法作品获中国文联、中国书协1998年兰亭奖最高奖,文化部全国第十二届群星奖铜奖,多次在全国书法赛中获一等奖。三次入选兰亭奖作品展,六、七届全国展,五届中青展,首届行草书展,五届楹联展,中国书协会员优秀作品展,中国书协精品工程千人展,世界华人书画作品展,第一、二届全国百家精品展,山西百年书画艺术展等大展。出版有《山西中青年书法篆刻家作品集仇官有作品集》《书法需要实实在在地写》。

  官有自幼酷爱书法,如今,书法已融入了他的生命,成了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家的日子里,我看到更多的是他埋头习字的身影。

  在追求书法艺术的道路上,官有曾取得过令人瞩目的成就与辉煌,同时,也走过不少弯路。面对知名书法家,人们看到的往往是其辉煌的一面,而身为妻子的我,感受更多的却是荣誉背后的艰辛与努力、心血与汗水、执着与追求。

  在黄河电视台《走进书画》专访访谈中,谈及传统与创新,官有这样讲道:“古人已经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范本,那种经典的东西可以穿越时空,穿越历史,可以走到今天,也可以走向未来,这就是传统经典的魅力。所谓个性与创新,是在走进传统的过程中自然而然形成的。”

  正是这种对待传统的虔诚态度,促使他不断临帖,数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临池不辍。只要一有空闲,便会拿起毛笔,在废旧报纸上反复临摹。在家的日子里,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他站在书桌前,一笔一划反复临帖的身影。颜真卿、米芾、何绍基、王羲之、怀素、张旭,这些艺术大师的名家碑帖,他都曾无数次地反复临摹过,而且经常是一本帖子一临便是三、五年。直到今天,仍在坚持临摹《兰亭序》 。他沉浸于古人的笔墨之中,汲取着古代先贤碑帖之精华,并努力将其化为自己的东西,使自己的作品也能呈现出大家的风采与神韵。正如我市著名书法家卫牢娃兄在《一位真诚的书法艺术家》一文中对官有的评价:“他总是不停地探索,而且每临摹一帖,就全身心投入,一干数年,出神入化,不仅写象,更要化出。”

  2012年11月,官有曾应邀前往省书协进行了一场书法讲座。讲座一开始,官有即这样讲道:“这两年,我特别不赞成为参展而创作,因为展览而创作,目的性很强,就是要获奖。所以逼得你不得不在形式上做文章。而这一点,我现在最不能接受。我认为,如果一直这样走下去的话,会严重忽视和削弱书法基本功的锤炼,影响我们走得更高更远。”

  正是基于这样的深刻认识与长远目光,当官有在全国书法大赛中接连荣获一系列大奖之后,终于冷静地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近年来拒绝各种展览和大赛的诱惑,彻底静下心来,老老实实地临帖,实实在在地打基础。2006年至2008年期间,官有一直在临摹谢无量,他为谢老作品中所呈现出的质朴与典雅而着迷,每日临池不辍。但一味追求质朴,却影响了字的格局。有一天他忽然发现,自己的字格局越来越小,而这并不是他想要的。在走过一段弯路之后,他又不得不在其他碑帖中寻求突破。后来,又短期临过白蕉和陆俨少,还返回去临了一段二王,想使自己的字有所变化,但收效不大。于是,从2008年起,他转向草书寻求突破,在怀素自叙和张旭古诗四帖上狠下了一番苦功。那一时期,他感觉自己收获很大,进步很快。2010年,他又将注意力转向了王羲之的《兰亭序》,每日沉浸其中,逐渐领悟了王羲之那种如打太极般刚柔并济、从容不迫、连绵不绝、一气呵成的独特神韵。一天,他突然兴奋地对我说:“我感觉自己的字有了大的突破。”

  长年累月的临帖和坚持不懈的探求,使他在这些经典碑帖中找到了古人先贤作书时的精神气韵与艺术精髓,并逐渐将其融入于自己的作品之中。正是在这一阶段,官有的字出现了一个质的跨越式的突破与飞跃。仔细欣赏他的作品,我欣喜地发现,其中呈现出一种以往所不具备的雄浑与大气,其线条更为厚重、沉实,更富质感与力量。整个作品看上去更加古朴典雅、雄浑凝重而又自然流畅,从容大气。而这也正是我喜欢的艺术风格,比起以往,我更喜欢他如今的风格。

  官有是一个非常勤奋又惜时如金的人,他几乎把茶余饭后的所有时间都用在了临池习字上。白天既要上班,还要应付各种杂事,很少有整块时间用来写字。因此,更多的时候,他会利用晚上的时间来写。每天一吃过晚饭,便会拿起毛笔,站在书桌前,一写就是两三个小时。太累的时候便会停下来,习惯性地抬抬腿,喝杯水,歇息几分钟,之后又接着写。由于长期站着写字,他的双下肢已出现了明显的静脉曲张。

  多年来,官有一直是在废旧报纸上练字,只有在写作品时,才舍得用宣纸。尽管如此,宣纸的用量依然很大,往往一买就是好几千元。而墨汁的用量更大,一瓶墨汁几天工夫就会被他用完。每次购墨汁,总是整箱整箱地往家搬。

  记得有一次,我正在厨房忙碌,看见官有抱着一个纸箱回来了,儿子赶紧接过来。我问儿子道:“你爸给咱们带回什么好东西啦?”

  官有是一个办事非常认真的人,尤其是对待书法。有时,求字的人太多,他怕自己记不住,便会列一个清单。我经常会在书桌上看到他列出的清单,其中有求字人的姓名、作品尺幅及内容要求。也有些人只告诉他准备在什么地方悬挂或是准备送给什么人,书写内容让他自己来选择。每当此时,他便会将选择内容的任务交给我,让我帮其选择与其环境或身份相适应的书写内容。

  那天晚上,我正在书房阅读,官有走进来递过一张印满诗篇的打印纸,对我道:“帮咱选两首,你感觉哪两首诗更好?”

  我随口道:“这些诗大都是盛赞牡丹的国色天香,而白居易这两首所表达的是诗人的爱花与惜花之情,读起来感觉更有味道。”

  内容选好之后,官有并没有急于提笔书写,可能是对诗中某些字的草书写法有点含糊,我见他翻出家里那本厚重的《中国书法大字典》仔细查阅。一边看,一边用手指在书桌上反复比划,仔细揣摸其笔划与字形。看到他那副聚精会神的样子,真的不忍去打扰。

  随着知名度的提高,前来求字的个人与单位越来越多。官有还经常应邀出席各种书画活动或出任大赛评委。每当有熟人求字,或是应邀为机关单位、茶楼酒店及各种书画活动创作作品时,无论是否有报酬,他都会认真对待,精心创作。作品完成之后,还常常会征求我的意见,并让我帮其检查是否有错字漏字。他时常对我讲:“这既是对别人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自己不满意的作品,绝不会拿出去送人。

  很喜欢看官有写字。闲暇时,我常常会默默地站在他身边,静静地欣赏他写字。看他写字,是一种绝美的艺术享受。你看他的毛笔,在宣纸上从容起落、自由转折、纵横驰聘,随意挥洒间擒纵自如,墨驰神往、酣畅淋漓。看上去那么轻松,那么自由,又那么美!尤其是草书,笔画之间的转折,字与字之间的连笔,都处理得非常好,一气呵成,连绵不绝,如奔腾的江河,一泻千里。笔墨飞舞间流淌着优美的韵律,柔柔笔端流泻出灵动的字迹。那是灵魂的跃动,激情的挥洒!看他写字,仿佛是在欣赏一场优美的冰上舞蹈,悠扬的乐曲伴着舞者曼妙的舞姿,时而激越,时而舒缓,时而高亢,时而低沉。看上去那么自由,那么舒展,那么奔放,那么昂扬!那是心灵的舞蹈,激情的飞扬!

  我忽然在想,书法不正是呈现宣纸上的音乐吗?那一个个连绵起伏、灵动奔放的字迹,宛如一个个跳荡的音符,充满激情与活力。一个热爱艺术,又有着良好艺术感悟力的人,能感受到笔墨淋漓间那跃动的旋律与激情。正如卫牢娃兄在《官有书法蠡说》一文中对其作品的评价:“笔下线条恣肆,结体奇崛,节奏紧凑强烈如爵士乐,观之使人按耐不住地激动,甚至跃跃然手舞足蹈。”

  1995年,官有曾在北京中国美术馆观看了一段有关沙孟海先生生平的录像。其中有一组沙老书写“凤”的慢镜头。望着沙老手握抓斗、从容不迫、自由挥洒的神态,他忽然感到:“ 沙老好像不是在写字,而是在古琴曲的伴奏下,悠然地打着太极,……后来,我在临摹《兰亭序》的时候,突然就想起沙老写‘凤’,我终于明白了《兰亭序》的高妙飘逸,实际上是缘于王羲之‘打太极’的结果”(摘自官有书法讲座《书法需要实实在在地写》)。

  官有有着良好的艺术感悟力,在追求书法艺术的道路上,他一直在不断努力,不断探索,不断寻求新的突破,并在突破中不断走向新的高度。在走过一段漫长而曲折的弯路之后,他终于找到了王羲之“打太极”的感觉。令人欣喜的是,如今,他的笔端已逐渐流露出一种自由奔放、从容大气的大家气象。正如他自己在讲座的结尾处所言:“让线条厚起来,让作品活起来,正是我现在的追求。而我的追求已流露在笔端,活跃在作品中。我认为我的追求没错。”

  我和官有共同的朋友书法家刘鹏斌曾对我说过“官有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我等珍惜之。”我相信,这是肺腑之言。凭着官有对书法的热爱与执着,凭着他对书法艺术的深刻认识与理解,凭着他良好的艺术感悟力和锲而不舍的探索精神,我相信,在追求书法艺术的道路上,他一定会走得更高更远,我期待着他能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